山西金融系统地震背后:隐秘的德御系

发布日期:2020-09-08  浏览次数:194

“挤兑”风波背后的乱象

早在今年6月,山西金融业危机的一些端倪就开始显露出来。

当时,阳泉商业银行发生了部分储户集中提取存款风波。“挤兑”事件后,为了尽快平息事态,当地人民政府、地方人行和银保监分局、阳泉市商业银行均贴出公告。6月17日下午,有网民在微博发布网络视频显示,阳泉副市长黄海涛对聚集的当地民众说,“阳泉商行现在运行正常,资金充沛,我用我市长的身份,用我的人格、党性给大家保证。”

一位与阳泉商业银行有业务往来的人员介绍,之所以发生挤兑风波,与时任董事长李首明、行长赵建涛等先后被调查有关。此后,朔州农商行原董事长杨慧新成为阳泉商业银行新任董事长。不过,杨慧新主持工作没多久,也被调查。今年6月下旬,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会计财务处处长王珍云被任命为阳泉商业银行行长。当地监管部门工作人员介绍,像王珍云一样的“救火队员”还有几位。

阳泉商业银行如今的危机与德御系密切相关。2016年,阳泉商业银行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快风险处置。截至2016年末,阳泉商业银行前四大股东龙跃实业、中煤兴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山西汇丰投资有限公司、晋中鑫科源农贸有限公司分别持有11.17%股权,第五大股东阳泉煤业集团持股比例为10.77%,第六和第七大股东山西百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与和柚实业分别持股5.59%。

最引人关注的是,这次增资入股的股东与德御系密切相关,也彻底改变了阳泉商业银行从城市信用社重组改制以来的股权构成格局。前七大股东中,有四家属于德御系企业,合计持股33.52%。其他三家股东,除了国企阳泉煤业,另外两家企业与德御系也有紧密联系——山西汇丰投资有限公司和中煤兴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实控人都是赵国豪。

治理失控,阳泉商业银行成为了德御系的提款机。据财新报道,截至2019年9月末,阳泉商业银行实际的不良资产54.17亿元,不良率25.24%,拨备覆盖率16.02%,资本充足率-5.52%,资本缺口52.15亿元。该行对龙跃实业授信50.36亿元,对东旭集团、仁东控股和华讯方舟的授信余额分别为48.96亿元、63.45亿元和14亿元,合计176.77亿元,逾期近50亿元。

15亿元信托案中的套路

德御系引发的金融震荡持续发酵,今年7月,山西潞城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潞城农商行)15亿元信托案浮出水面,扑朔迷离,将德御系推到了台前。

“近日从相关媒体获悉,公司可能涉及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7月7日,仁东控股公告称,公司从广州中院提取的起诉状及涉及公司的相关资料后,才知道起诉经过。仁东控股为近年来A股市场上的黑马,其主营业务涵盖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等金融板块。

此前,潞城农商行将包括仁东控股在内的7家公司和3名自然人告上法庭,并要求仁东控股对15亿元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支付利息、增值税及附加约1.55亿元等赔偿。

这起诉讼的前情是,2017年10月,潞城农商行认购了大业信托设立的一款信托计划,认购金额15亿元,预期年化收益8.5%,信托期限一年。该资管计划实际投向晋中榆稼粮油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晋中榆稼),用于补充其流动资金。合同10月18日签订,大业信托次日就向晋中榆稼发放了首期信托贷款9.8亿元,第二期信托贷款5.2亿元也在一周内到账。

与发放贷款时的速度相比,还款的路曲折且漫长。合同约定的一年时间到期后,晋中榆稼没有按时还款。2018年10月18日,大业信托与潞城农商行签订了信托合同补充协议,信托期限由一年修改为两年。2019年12月,大业信托与潞城农商行签订了债权转让暨信托终止协议,将其对晋中榆稼享有的信托贷款本金15亿元和利息、违约金等债权转移至潞城农商行。

实际上,这份15亿元的信托合同发生时,仁东控股的控股股东还是德御系企业。同属被告的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和柚技术),在2016年4月到2018年3月期间是其控股股东,和柚技术实控人则为田文军的妻子郝江波。

在这份15亿元的信托合同中,德御系在其中扮演了贷款人、担保人和借款人三种角色,相当于自己贷款给自己。此后,德御系遇到债务危机,2018年将仁东控股控股权转让给仁东集团,该公司负责人为内蒙古前首富霍庆华的儿子霍东。2019年,仁东控股控股权又被转让给海淀国资平台。

上市公司控制权击鼓传花,新任股东不认旧账。“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该份担保函属于无效担保。”仁东控股认为:“我公司没有本案所提及的全部合同及担保函等全部协议原件,没有接触、签署过上述文件,也没有相关用印流程,没有相关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独立董事未发表独立意见。”

贷款各方爆发口水战的时候,晋中榆稼资金链已断裂。资料显示,晋中榆稼曾于2013年12月为民生银行太原支行垫款1650万元为其解决不良贷款问题,当时协议明确民生银行太原支行按照年息18%支付给公司。如今,晋中榆稼要求银行偿还本金和相应利息,公司再按照要求归还民生银行贷款。

操盘手的坐庄之路

潞城农商行的诉讼揭开了德御系典型的资本运作套路:先是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通过对外投资或并购重组变更主营业务,给上市公司改名换姓,促使公司股价一飞冲天,德御系择机减持股份或者将其质押获得更多融资。

2014年12月,上市公司齐星铁塔(现名北讯集团)公告称,龙跃实业以8.8亿元收购公司部分股权,成为新的控股股东,齐星铁塔成为了德御系在国内A股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就在收购当天,齐星铁塔就接到新东家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通知,公司股票因此停牌。2015年7月,齐星铁塔公布定向增发63亿元收购北讯电信的方案。直到2017年4月,收购最终落地,齐星铁塔更名为北讯集团。此次定增,龙跃实业认购金额超过20亿元。

如法炮制。2015年12月,另一家上市公司仁东控股(曾用名宏磊股份、民盛金科)筹划资产重组,郝江波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几个月后,仁东控股拟23.1亿元收购一些资产,布局第三方支付业务及信用卡消费服务。

不仅是国内资本市场,德御系在国外资本市场运作更早。2010年,在田文军运作下,德御农业挂牌美国股市,德御系正式踏入资本市 5年后,德御系的稳盛金融也登陆美国,股价从10美元左右最高拉升到465美元,涨幅达到4500%,暴涨行情震惊了华尔街。今年,这家公司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提交2019年财务报表,分别收到了纳斯达克的警告函和退市信。目前,公司需要在9月18日前提供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年度公司审计的最新信息,来决定是否还能再纳斯达克继续挂牌交易。

多线作战,动辄数十亿元资金,德御系钱从哪来?从时间线上来看,德御系布局上市公司的同时,大量入股当地商业银行,这些银行成为德御系的造血机器。

“德御系的真实产业没有多大体量。如果没有金融机构支持,他们不可能同时拿下几家上市公司,更何况要拿出更多钱进行资产重组。”一位熟悉山西资本市场的人士

从2013年开始,德御系以和柚实业和龙跃实业为代表,密集入股超过10家山西当地银行。

资料显示,2013年4月,和柚实业以每股2元的价格认购晋中银行股份4000万股,田文军也成为这家商业银行董事;2014年从山西阳泉市的盂县农商银行两个股东手里购买超过10%股权;以每股2元的价格获得寿阳农商行2000万股权;2015年9月,山西榆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定向募资工作获得监管部门审批通过,注册资本由4亿元变更为8亿元,德御系企业以每股1.55元的价格认购5000万股,花费7750万元。

此外,龙跃实业2014年召开股东大会,投资入股山西寿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每股2元价格购买银行2000万股份;出资200万元,入股和顺县贵都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0%。

对于这些中小银行来说,德御系可以说是白衣骑士,为银行增加了注册资本,也消化了银行部分坏账。但这位资本大鳄看似良善,实际所求更多。入股银行之后,德御系通过质押银行股份获得大量融资,通过资管计划向德御系公司输血。以潞城农商行为例,德御系除了上述15亿元违约的资管计划外,还多次将手中的银行股权质押。

德御系这种资本运作风险大,不可持续。据财新报道,龙跃实业在2017年就出现大额融资风险,融资额高达360亿元。2017年,山西省为此成立风险处置小组,引入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参与重组德御系债务。到2019年9月末,将龙跃实业的融资压到117.14亿元。

风险全面爆发后如何破局

早在2017年,德御系企业债务风险就已经爆发,山西省成立了大额债务融资风险处置领导小组,引入东旭集团等承接债务。财新报道称,新引入的三家公司也出现债务危机,与山西境内的中小银行相互套牢,比如东旭集团在山西省内贷款200亿元,涉及57家中小银行机构,迄今几乎全部违约。

“东旭资金链断了,它和德御系危机是一个连环的事件,最终导致盖子压不住了。”山西一位当地金融业观察人士认为,当地政府没有解决先前的债务风险,不得已才开始对山西几家未上市城商行重组。

8月8日到10日,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和长治银行相继发布公告称,计划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参与合并重组或新设合并的议案。山西省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挂出一则山西城商行改革化险工作筹备组选聘中介机构服务项目招标公告,项目概况为对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5家城商行进行评估。多位山西当地人士介绍,大同银行与其他四家城商行不同,其控股股东为大同政府,其对于重组合并意愿并不高。

除了5家城商行计划进行重组外,山西省农信系统也进行了人事大调整。山西省审计厅厅长王亚在今年6月出任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省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山西省财政厅副厅长陈向阳出任省联社党委副书记。农商行改制及金融风险化解,已被列入山西省委2020年度重大改革之一。

免责申明:文章内容及图片系网络转载或资料整理而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中内容为原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文章若有不妥之处请留言指正。